涉赌棋牌App后台可控玩家输赢 开发者称玩者必输

来源:新浪综合   时间:2017-07-10 09:27

    大量涉赌棋牌类App经过“精心包装”后,堂而皇之地上线苹果或安卓的应用商店,提供给众玩家下载。

    在一些玩家输钱的背后,关于涉赌App的“秘密”也随之浮现。

    部分游戏开发公司表示,这类App的后台程序有控制器,想让谁赢就让谁赢,此外,还能通过程序看玩家的牌,也可以换牌。

    制作一套含多个棋牌游戏的涉赌App,价格一般在万余元至十万元不等。有公司自称一年可卖出上千套。

    这些涉赌App每次充值都由不同的代理公司扣款,提现时也由不同公司转账,使得难以追查这些App的实际运营者。

    这并不是一局“正常”的炸金花。

    在全部闷牌的情况下,庄家却能看到所有玩家的底牌。

    此时,庄家手里的牌是“A、8、4”,而一名玩家的底牌是3张“K”的豹子。

    最终,庄家和这名玩家比牌,庄家赢。

    回到开牌前几秒钟,庄家通过后台程序,直接将“A、8、4”改为“A、A、A”。改牌的同时,庄家仍在追加下注。

    3个A当然能赢3个K。对庄家而言,赢钱就是这么简单。

    在涉赌棋牌类游戏App开发者手里,这样的改牌、变牌程序几乎是“标配”。

    这些涉赌App被卖出后,大多“绕过”审核在苹果AppStore或安卓应用商店上架,提供给玩家下载。

    多个涉赌App实为同一款产品

    不到半个月,28岁的安徽某高校研究生李杰在一款炸金花App里输了2万多。

    输到最后,他还偷刷了女友的信用卡,借了1.5万元的网贷。

    无一例外,全都输掉了。

    5月中旬,喜欢玩棋牌的他下载了该App,里面有经典斗地主、炸金花、百人牛牛、德州扑克、捕鱼达人等8款游戏。

    玩游戏需要充值,一元钱等于游戏里的1金币,可以由支付宝、微信、银行信用卡或者线下代理充值,提现则只能用支付宝。

    每种游戏分不同的房间,对应着不同的级别,并设有“门槛”,需要充值一定金额才能进入。

    李杰玩的炸金花高级场,最少要充值800元才能进入。

    高级场投注没有上限,闷牌最低下注10元。他有次一把牌赢了3000多元,这让他觉得很刺激。

    但输的时候更多。

    有时,他觉得只差了一些运气。好几把牌还不错,但庄家都比他的大一点儿。

    他每天最少玩2小时,也有玩通宵的时候。整天就窝在宿舍,不去上课、做实验。

    他充值的频率越来越快,每次少则几百,多则几千,但结果都一样。

    6月初,他把游戏删了。他没敢把实情告诉家里,于是编了别的理由从家里拿了一些钱,还了一部分网贷。

    同样沉迷于涉赌App的还有湖南人张生。29岁的他做工程生意,每年能挣二十万左右。

    今年1月他开始玩一款棋牌App,同样也可以充值和提现。

    刚开始玩,他一两个小时就赢了两三万。见赢钱容易,张生着了魔一般陷了进去,赌注也越来越大,从开始的几千,到后来一把下注五六万。

    近半年,他玩过4款涉赌App,前后输了50多万元。

    8个网贷平台留下了他的贷款记录,能刷的卡都刷了,能借钱的也都借了一遍。

    像李杰、张生这样“输了大钱”的玩家并不在少数,新京报记者接触了近百名玩家,他们之中少的输了一两万,多的输了50多万。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玩家反映的涉赌App涉及十多款,不管是游戏种类、玩法甚至游戏界面都很相似。

    一些涉赌App虽然名字不同,登录游戏后发现页面内容完全相同,根本就是同一款产品,同一账号在不同名字的App上也都能登录。

    一名业内人士介绍,这些涉赌App只是换了个名字,换汤不换药。不管叫什么的产品,都是同一款产品。

    与有的App比较隐晦的涉赌不同,这类App相当直接,就是充钱-玩赌博游戏-取现。在每一局游戏结束后,系统会自动对赢家抽水2%。当玩家要提现时,系统也要抽水2%。

    涉赌App开发者称“玩者必输”

    这些如流水线一般冒出来的“同质化”涉赌App,正是一些软件开发公司专门定制的“杰作”。

    听到有玩家在棋牌App输了十多万,广州一家软件开发公司的工作人员并不惊讶,他笑称,“玩的话肯定会输。”

    他说,公司制作的棋牌类App,后台可以随意控制,除了调难度,也能通过后台看到每个玩家的牌,“一套App只要1万8千块,名字可以自己改,安卓、苹果系统和电脑都能用。”

    他自称该公司一年时间卖了上千套棋牌App,现在的订单已经排到了八月下旬。一套App一个星期就能做好,含多个棋牌游戏,“都是赌博游戏。”

    他不建议做直接提现的端口,“风险太大”,做线下代理或者兑换礼物的模式,可以打擦边球,来规避风险。

    武汉一家游戏开发公司工作人员同样介绍,他们有各种棋牌游戏,包括炸金花、百人牛牛等数十款,全套做下来9.98万元。如任选其中6款游戏,价格为3.98万元。

    “客户想做成什么样,都可以定制开发。”他说,游戏平台可以自己操控,来赢所有玩家。只要在后台设置一下,可以调整游戏难度和输赢比例,也可以给指定玩家发好牌,“透视”功能则能看到所有玩家的牌。

    记者询问了多家棋牌App的开发公司,均表示游戏可以定制,添加各种功能,只要通过后台程序就能控制所有牌局实现稳赢。

    为展现真实效果让产品更有说服力,沈阳一家游戏开发公司还录下视频,对记者演示了后台换牌的过程。

    该公司工作人员先让记者注册该公司一款炸金花App的账号,然后从后台给记者“充”了50元,也就是50个金币。

    之后,他让记者随意进入炸金花的房间,在记者开始牌局时,他将换牌过程视频拍摄下来,再发给记者看。

    在发来的视频中,从后台能看清每个玩家的状态及牌面。他还直接让技术人员将记者闷的牌“黑桃3、黑桃5和方片7”换成了“10、J、Q”的方片同花顺(61.200,-0.48,-0.78%)。

    操作起来也很简单,技术人员选择花色再选择数字,挑好准备换的牌,再选择要替换掉的牌,如“黑桃5”,最后点击“换牌”按键。这样,一张“方片10”就轻易替换掉了“黑桃5”。

    该公司员工介绍,他们做的棋牌App含有炸金花、牛牛、百家乐等,5万元一套,想让谁赢就让谁赢,“后台有控制器,比如百家乐,你想让开庄就开庄,开闲就开闲。炸金花都是闷牌,你可以随意透视玩家的牌,也可以换牌。”

    涉赌App大肆侵袭苹果应用商店

    上述App开发公司的业务,还包括帮客户将涉赌游戏在AppStore或安卓应用商店上架。这些涉赌类App因此走向“台前”,得到了更多的曝光和下载。

    记者在AppStore搜索到了多款涉赌App,均可以下载和登录。一些没有在AppStore上线的涉赌类App,也同样有iOS版本。

    无论是根据中国法律法规,还是苹果应用商店的审核条款,非法赌博类App均被禁止在AppStore上架。

    这也让李杰、张生等玩家产生疑问,这些涉赌App是如何得到iOS系统信任安装并在苹果和安卓应用商店上架的?

    上述多家App开发公司表示,涉赌类App开发后,客户只需要每月交给公司1000元的苹果iOS系统签名费用,即便不上架到苹果应用商店,App也可以在苹果系统上下载。

    目前,苹果公司向开发者提供个人、公司、企业三种账号。其中,企业账号收费299美元/年,持企业账号开发的应用不能提交到AppStore商店,但可以给应用签名并且提供下载链接,允许该应用在任何iOS设备上安装,且签名之后立刻可以下载安装,安装数量没有限制。

    一些涉赌类App正是利用了企业账号来打“擦边球”。

    正常情况下,企业账号一般用于发布企业内部办公App,或者用于App的测试、分发。苹果也对企业账号进行严格的使用规定,比如,“只能用于企业内部员工安装”、“不可以进行公开下载”。

    但是,由于没有下载数量的限制,且苹果没有技术手段确认下载者是否为“内部员工”,大量涉赌App通过企业账号进行签名,然后将下载链接投放在各种推广渠道。

    虽然苹果公司对此类应用进行“信任风险”提醒,但并不限制安装。企业账号也逐渐成为涉赌类游戏上线的重要渠道。

    因此,多家App开发公司承诺提供“全套”服务,不仅是制作涉赌类游戏App,还保证能“上架”。

    上述武汉一家游戏开发公司称,上线苹果商店需要相关资质,公司可以帮助提供全套挂靠资质,包括企业营业执照、软件著作权、游戏版号等。上架需要三个工作日,费用2万元,上架成功后收费。

    6月29日,北京朝阳区四惠附近一家App科技开发公司内,该公司提供的服务明细表显示,游戏软件著作权、游戏版号、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ICP(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苹果商店上线等均可以收钱办理。

    工作人员表示,首先要注册公司,再办理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ICP、游戏软件著作权、版号,只有这些资质全部办完才能完成苹果AppStore上线,全套费用最少8万元。如果不通过苹果应用商店下载,则只要每月花2000元租借企业账号签名,需人工设置信任。

    一家App开发公司人员介绍,涉赌类App上架苹果应用商店,为了避免审核不通过,一般提交审核的第一个版本,并没有提现的功能,等通过审核后可以利用安装包更新将“涉赌功能”加进去,而更新只需要提交服务器完成,不需要再进行审核。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除了开发公司可以帮忙上线苹果商店,也有很多第三方公司专门代理上架苹果应用商店。

    一家代理公司宣称“专业的App上架”,包括苹果应用商店及各大安卓主流商店上线,“苹果App一次上架等于永久上架,无需个人提供开发者账号。”

    6月28日,该公司工作人员说,涉赌类App上架苹果应用商店,只需要900元。另外,出800元可以上线到15款安卓应用商店,包括小米、华为、360手机助手等。

    此外,在某电商平台搜索“苹果应用商店代上架”关键词,会搜出大量商家。其中一名店家称,200元可上架苹果市场,是用个人开发者账号送审,第二年续费50元,提交成功之后每次版本更新收费50元。

    难以追查的实际操控者

    今年6月,李杰加入了一个维权群,里面都是在涉赌App输了钱的玩家。

    他们找支付宝、微信投诉,向警方和工商部门举报,但没有太大进展。

    一大原因是他们根本找不到涉赌App的运营者是谁。

    李杰说,从游戏App看不到运营商。他们想到了每次充值和取现的扣款公司,但发现每次支付宝充值时,扣款公司都不一样。经常是隔了几秒钟充值,显示的扣款公司就变了。

    多名玩家发来的充值交易记录截图显示,通过支付宝充值涉及扣款的公司有20多家,商品说明显示均为游戏道具购买。

    在这些扣款公司中仔细分辨,能发现一些公司频繁出现在不同的涉赌App扣款名单中,像海南涛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河南京之中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精彩在握科技有限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海南涛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时间为2017年1月20日,经营范围包括网络科技、计算机系统集成、计算机服务、软件开发、设计、制作、代理各类广告等。

    河南京之中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时间为2017年1月18日,地址为郑州市郑东新区众旺路秋华众创大厦13楼1307号,经营范围包括电子产品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技术转让等。

    6月30日,郑州市郑东新区熊耳河路工商所工作人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此前接到多人反映河南京之中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涉及赌博的情况,工商所前去注册地址找过,发现注册地址不存在,为虚假注册。

    6月27日,新京报记者来到北京精彩在握科技有限公司注册地址朝阳区曙光西里甲5号A座702,未找到该公司。

    7月3日上午,新京报记者联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他承认公司曾为一些涉赌App扣过款。但当时只做了一两天,后来接到投诉发现有问题,就不再做了,还退了一万多元给别人。

    对于与涉赌App的关系,他说,自己公司只是专门为游戏应用公司做代理支付,“他们可能也是转了好几个代理找到我的,具体情况也不清楚。”

    在涉赌App的微信支付充值中,扣款公司频繁出现“肥猪游戏”的身影。

   

    7月3日上午,“肥猪游戏”所属的深圳畅想飞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员称,公司是为游戏平台代做支付,并不清楚上述涉赌类App的情况。

    除了充值,玩家们同样发现,支付宝提现时,每次也都是不同的公司给他们转账。

    多名业内人士称,涉赌类App实际运营者通过全国各地不同公司来为玩家扣款和提现,可以减少单个账户的流水,以此来规避风险,想要追查到源头公司有一定难度。

    李杰现在已打算放弃维权了。

    7月1日晚,两名陌生男子来到学校找到他,让他不要再“闹”了。这让他有些慌张。

    张生还在玩涉赌App,也没心思管工程。工人告诉他什么事,他也不想去,让工人看着办。

    多个网贷平台的还贷电话让他倍感压力,他希望能回一点本,但还是怎么都赢不了。

    父母与妻子对他很失望。他说,“没有退路了。”

    (文中李杰、张生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赵吉翔

查看更多评论>>

【管理员提示】
·在发布信息时,请您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并尊重网上道德;
·因您的言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由您个人承担;
·管理人员有权根据栏目需要对留言内容进行删改。